透视黑衣人——UF0事件中若隐若现的黑影

lier|
661

    政府保密机关的阴谋?
    头戴黑色帽子、穿着黑色衣服、脚穿黑靴子,全身一片黑,开着一辆涂黑的车子,这种行动神秘的男子就是黑衣人。一般取英文Maninblack的缩写,称之为MIB。他们是收集UFO'隋报和照片等物证的人,他们打电话或访问UFO目击者和UFO研究者。或加以威胁,或强迫对方保持沉默,或是要取得物证,行动离奇莫名,所以至今人们仍不清楚他们的真面目。他们的肤色非常黑,或是微黑,因为过度曝晒太阳,人们称之为黑衣人。但也有人说,他们是金发白皮肤的白种人。他们假冒是FBI或军方、政府机关的人,穿着制服,有时还持假身份证。受访的UFO研究者,在事后向该机关询问,反而得到“查无此人”的答复。
    但是事情还不只如此。美国空军曾公开抱怨,假空军士官和假FBI大量出现的事态,致使他们困扰不已。对那些可明显断定是政府幕僚的人来说,总是三缄其口,而被强硬地要求停止调查活动的目击者和研究者亦为数不少。
    因此,一般人相信黑衣人是美国CIA、FBI或是直属政府的工作人员为了封锁UFO的消息,而从事的一种秘密工作。
    但是,仔细查看有关黑衣人的详细调查报告,可以发现,单纯的政府工作人员的这种说法,无法解释下列奇怪的特征:
    如果他们是政府特别机关的秘密工作人员,应对他们施以不被识破身份的特别训练,反复训练直到不会露出破绽,万无一失为止。但是,黑衣人的假扮技巧,却能让人一眼识破,非常拙劣。更奇怪的是,黑衣人常常有一些非常不自然的言行举止出现,简直要使人以为他们是故意如此。
    例如,黑衣人自称是国家机关的人员,并亮出工作证。但是这个工作证的材质、样式和真正的工作证完全不一样,如果看过真的工作证的人,一眼便可以看出这是假的。要假冒官方人员的话,也应该伪造一个和真的一模一样的工作证携带在身边才对呀!
    还有,黑衣人所穿的衣服、所拿的物品,都像是刚刚才在店里买的一样新。有关此种的传说不少,外套、衣服、鞋,也都好像才刚穿不久,皮包是新的,甚至连香烟都是尚未拆封、刚买不久的样子。服装和全身所佩带使用的东西,都应该要选择用得很久、很合用的旧物品,避免太过引入注目,这些假扮身份的基本要诀,是连外行人都知道的普通常识。比一般政府官员执行着更秘密任务的工作人员,应该不会做出这种拙劣的打扮才对。
    1966年,目击UFO的美国人雷芙芭特拉夫人,在翌年的5月,接受一个名叫理查·法兰的空军少校之访问,谈论有关她看到UFO的事。据夫人说,这位少校身高177厘米,黑色头发,脸颊消瘦,看起来很有教养。但是有好几个地方令人觉得可疑,例如,少校有一头对空军而言稍嫌过长的头发,以及从头到脚过分崭新的衣裳,而让夫人断定他一定有问题的,是“果冻事件”。因为法兰少校说胃不好,夫人便要他吃不会伤胃的果冻。在厨房的餐桌上,面对摆在面前用大碗装着的果冻,少校做出了令人费解的举止。回忆当时景况的夫人,对UFO研究者基尔如此说:
    “那个人用两手捧着大碗装的果冻,想要用喝的方法把它喝下去。所以,我就教他要用汤匙来吃,他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果冻这种东西似的。”
    当夫人向空军询问法兰的事情时,他们的回答是:  “法兰为驻扎在明尼苏达州的现役军人。而且他本人和夫人记忆中来访问的那人不一样,长相和身材完全不同。”

    使用超能力来吓人
    接下来,又发现在这些黑衣人当中,有很多人在身体上具有超乎常人的皮肤颜色和相貌,这些都和人类的特征不太相符,至少以一个政府机关的密探来说,他们的行止是极端不自然、不合适的,甚至具有一些普通人所没有的异样特征。例如,他们简直像是刚从战时集中营里放出来的一样,非常干枯消瘦,而且肌肤像死人一样灰青,呼吸沉重、混浊,好像喘不过气来一样。他们还有像机器人一样的机械走路方式,注视别人时,左右眼珠会向不同方向转动。
    秘密机关人员的身体条件,通常是要求要健康而平凡的。当他们混杂在一般人当中时,不会令人觉得特别突出,而是像一般公务员一样,丝毫不起眼的。原因很简单,从事这种工作的人,若是太高或太胖,都会引人注目。除非含有某种特殊的目的,故意要惹人注目,否则像这样有着特殊身材特征的人,是不会被录用成为密探的。
    第二点令人匪夷所思的特征是,黑衣人拥有超能力,并常用超能力来威胁、吓唬人。例如在目击者经历了UFO事件之后,尚未对任何人吐露消息,或做任何记录时,黑衣人便无声无息地冒出。他们向目击者仔细询问细节后,便要目击者三缄其口,  不准透露目击的事,  并威胁说:“如果对事件不保持沉默的话,  会让你吃足苦头的。  ”然后就离去了。
    而且,当研究者在家中接到胁迫的电话后,门会“咻”的一声打开,书也会突然动起来,有如鬼怪作祟的样子。
    1968年6月,纽约州的民间UFO研究团体CAP的汤玛斯·威德曼亚,为了调查在他家附近发生的UFO着陆事件,而接受了斯梅德雷少校和一个不知姓名的假空军士官的访问。这个假少校执拗地问威
    德曼亚“有没有任何有关着陆事件的重要情报和物证?”不久少校便离去了,但是威德曼亚却感到头痛欲裂。
    几年之后,威德曼亚才知道,“斯梅德雷少校”也在其他好几个地方出现过。宾夕法尼亚州爱森的咖研究者,仅接受斯梅德雷少校访问几小时而已,在少校离去后没多久,就感到非常不舒服,大约有两周的时间一直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被黑衣人暗杀的爱德华
    接下来,笔者想介绍有关黑衣人的传说中最具神秘色彩的故事,即美国享有盛名的电视UFO解说家——法兰克·爱德华猝死事件。根据很多有力的证据显示,他被黑衣人暗杀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说这一事伯是政府的秘密工作人员所为的话,那么;杀害爱德华的凶手也未免太不高明了。1967年6月24日,肯尼思·阿诺德事件20周年的当日,全美的UFO研究人员都集中到了纽约,举行“第——届UFO科学研究专家会议”。爱德华也应邀出席这个会议,并且预定要发表演说。但是,他却在会议的前一天晚上猝死了。最早写有关黑衣人的事情,并出版成书的著名UFO作家葛雷·巴卡亦参加了这个会议。巴卡一再接到许多有关爱德华猝死的警告信件和电话。爱德华在美国UFO情报单位里拥有很多的UFO'隋报来源,他将美国国内发生的许多重大UFO事件透过电视,迅速地将消息正确、详尽地报道出来。
    可是,对采取UFO秘密化政策的美国政府来说,爱德华无疑是他们”的眼中钉,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所以说爱德华是政府的秘密机关暗杀,一点也不会令人诧异。像这样的事,应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日本等政治落后的国家才会发生,而在以民主主义为服膺信条的美国,政府公开参与一场政治谋杀,实在是有失立场,且于理说不过去。
    “爱德华是被政府所暗杀”的这样的谣言,顿时在全美满天飞舞。现在美国国民大多数都相信政府在隐瞒着什么,据说有部分原因即源于此事件。可是,若说这桩命案是第三者的阴谋,意图将事情围绕着UFO转,引起美国政府和国民之间的对立和不信任,也不无道理。
    可是,引起美国政府和国民间的对立,而能从中获得利益的究竟是谁呢?前苏联是最大的嫌疑犯。可是,这个国家的政府,也正因为人民对UFO兴趣日益增高的问题而感到棘手。所以,如果他们煽动起美国国民对UFO的兴趣,燃起这把“野火”的话,那么,不久他们自己的国家也将会遭受这场“火势”的波及。老谋深算的前苏联老大哥,犯不着去冒这个险。
    因此,对美国政府和民间因UFO事件而分化、对立、互不信任的情况感到高兴的,应该是地球人以外的集团,这应该不会太异想天开吧?为什么呢?因为搭乘UFO前来地球的外星人,符合以上所说的动机之可能性非常高。
    世界上一些UFO专家认为,种种迹象表明,黑衣人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同人们接触的事例已不胜枚举,因此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把这种接触说成是某种幻觉或有人想故弄玄虚’。既然他们的存在是确凿无疑的,人们就必然会设法从理论上去解释他们。有人把黑衣人说成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特工人员,这种假设曾一度广为流传,而且还有人为此而发表文章。例如,加拿大杂志《魁北克UF0》的一期上就有威多·霍维尔的文章,题目是《“黑衣人”与中央情报局》。作者指出,“21年来,中央情报局一直深深地插手于飞碟问题”,  “为了让诚实的目击者说出观察到飞碟的情况,中央情报局使用过黑衣人这种手段”。
    威多·霍维尔写道:  “在世界各地流传的有关飞碟的书籍中,我们看到了许多黑衣人的案例。这些黑衣人被目击者碰上,因此目击者拍下了照片和UFO影片,有的还拿到了证明黑衣人存在的物证。如果这些目击者不保持缄默,黑衣人就会威胁他们,甚至连他们的家属也会遭到迫害。黑衣人会把留下来的—切证据统统带走,并且不会再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但十分可惜的是,当我们仔细地分析黑衣人的问题时,‘中央情报局的假设’就站不住脚了。的确,黑衣人竭力阻挠扩散有关飞碟现象的案情,这很可能是诸如国家安全局或美国海军部的特工人员干的,但是,人们不禁要问,一直受到飞碟研究工作威胁的飞碟主人为什么不这样干呢?目前为止,尚没有飞碟主人阻挠扩散UFO现象的证据。”
    英国潘塞出版社1978年出版的《宇宙问题》一书的作者约翰·A.基尔极其正确地指出:在黑衣人出现的各个历史时期,人们对他们的看法根据时代背景的不同而不同,先后曾把他们误认为是“国际银行家”、“共济会会员”、“耶稣会会员”以及最近的“中央情报局特工人员”等等。仅这一点就足以表明,把黑衣人说为中央情报局人员的假设是站不住脚的,因为这些“神秘的人”早在驰名世界的这一情报机构创立之前就已活跃在地球上了。例如;1897年,美国堪萨斯州曾有人看见一个黑衣人拿走了地上的一块金属板。不久,一个飞碟在此飞过,并扔下了一个东西。原来就是那块被“黑衣人”先前拿走的金属板。美国新墨西哥州圣菲市以南饥加利斯托·江挽辛村也有过一起同类事件。
    1880年3月26日,有4个人看见一个“鱼状气球气在他们村子上空飞过。有一个东西从“气球”上掉了下来,他们赶紧跑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瓦罐一样的东西,上面刻满着潦草难认的象形文字。目击者把这东西送到村里的一家商店。那瓦罐在店里展出了两天,第3天,一个自称是收藏家的人把它买走了。那人出了一笔极高的价钱。从此以后,就再也没人谈起这个瓦罐了。